Chapter 6

金融服务规定

澳大利亚法律在提供金融服务中的应用是一个高技术议题,任何具体的提议都需要权衡利弊

6.1 银行业务

在澳大利亚从事“银行业务”的实体必须是一家受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APRA)监督、授权接受存款的机构(ADI)。根据银行法1966年(Cth)(包括其修正案),如果一个实体从事下列业务,即为从事银行业务:
  • • 接受存款;及
  • • 提供贷款和提款。
作为ADI监管的实体,应在广泛的事务上受到APRA的综合监督,包括审慎行为、资本充足、治理和外包。这些政策的效力是为ADI的行为设定主要的范围。
 
银行业务的某些特殊方面也受到澳大利亚储备银行(RBA)、澳大利亚证券与投资委员会(ASIC)和澳大利亚交易报告与分析中心 (AUSTRAC)的监督。
 
希望在澳大利亚设立的外国银行可以通过创立一家受APRA监督的新子公司来成为ADI。或者,外国银行可申请作为外国ADI注册。如果获得这类批准,外国 ADI 受到其自身法域的相关监管人监督。但通常情况是,其经营会受到APRA的约束。这些可能包括:
  • • 最低的初始存款金额(比如500,000澳元),外国ADI可以从澳大利亚居民接收这笔款项;
  • • 外国ADI在其他地方接受审慎监督,而不受APRA监督的事实向客户(和任何其他第三方)披露;及
  • • 要求将流动资金保留在外国ADI的澳大利亚分行,足以满足今后30天到期或应付的债务。
对外国银行开放的另一个方式是在澳大利亚设立代表处。这可使其维持本地存在,接收到有关其向海外提供服务的请求。代表处在澳大利亚不开展业务。
 
使用“银行”一词要求获得APRA的批准,并且通常是有条件的。
 
银行有权用外汇交易,但涉及外国政府和机构的某些交易除外。

6.2 支付系统

作为基本要求,澳大利亚的支付系统监管是针对代客户持有价值的各方。根据《支付系统(法规)法》1998年(Cth),参与“指定支付系统”和代客户持有价值的实体,必须是ADI或经APRA批准的已购支付设施提供人。就上述目的,指定支付系统包括例如VISA、MasterCard和American  Express,以及澳大利亚国内清算与结算服务,例如EFTPOS。
 
这项要求有一些例外,包括储存价值,可用于向不超过50人的支付,或储存不超过1000万澳元的价值。这对处于启动阶段的小型企业是一种缓解。
 
在实践中,某些支付系统的提供者会与一家ADI签订一项联合安排,根据联合结构在 ADI 中储存价值,为提供者的客户提供利益。
 
澳大利亚还有一种电子支付守则(e-Payments Code),即一种自愿实践守则,以规范电子支付(包括ATM、EFTPOS、借记与贷记卡交易、在线支付、互联网与移动银行和 BPAY)。银行、信用联合会、建筑协会和其他消费者电子支付设施提供者,可能选择这种守则。订户必须保证他们根据其给予消费者的条件和条款遵守该守则,消费者可以向订户投诉违反守则的情况。
 
一般而言,该守则:
  • 要求订户给予消费者清晰的条款和条件、条款和条件的变更信息(例如费用增加)、收据和账单;
  • 列明有关谁为非授权交易付款的确定规则;及
  • 建立有关偿还互联网错误付款的制度。
虽然这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律要求,但ASIC希望,如果该守则涉及任何上述产品,澳大利亚金融服务许可证(AFSL)持有人能遵守电子支付守则,作为一项良好的许可实践。

6.3 其他金融服务规定

第7章 规定和澳大利亚金融服务许可制度

金融服务提供者(包括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的某些产品和服务,必须遵守公司法第7章提供金融服务项下的规定。第7章适用于目标客户在澳大利亚的金融服务提供者,即使金融服务提供者在澳大利亚没有经营地。

 

公司法第7章以多种方式对金融服务业加以规范:

  • 对涉及广泛的金融产品的行为加以规范,包括证券(例如股票和债券;参见本指南第8章“融资”)、衍生产品、外汇合同、一般与寿险产品、管理投资计划的利息、存款账户、养老金利息和非现金支付设施,例如智能卡、支票、旅行支票和某些电子支付设施以及保证金贷款。其他形式的信贷产品不在金融服务制度范围之内。
  • 金融服务提供者必须遵守统一的许可制度。其中包括发行或交易金融产品或提供相关法律意见的银行。
  • 金融服务提供者要面对有关金融服务与产品的某些活动的消费者保护与披露义务。

一般来说,向零售客户发行规定金融产品的人士,相对于只跟批发客户交易的人士,要面对更为广泛的初始与持续披露义务。企业还需要考虑《澳大利亚证券与投资委员会法案》(2001)(Cth)和《澳大利亚消费者法》项下的消费者保护规定(参见本指南第15章“消费者保护与产品责任”),以及 数据隐私法(参见本指南第22章“隐私”)。

 

根据法规或分类命令不受制约的金融产品,许可制度有一些例外规定。

金融领域(数据搜集)法案

根据《金融业(数据搜集)法案》(2001)(Cth),在澳大利亚经营业务并且有融资准备资产的企业,必须在APRA登记:

  1. 其在澳大利亚融资准备资产超过5000万澳元;及

注册企业有义务每月向APRA汇报。汇报义务包括原本不汇报的相关公司(无论本身是否注册)的有关资产。在实践操作中, APRA通常只要求每季度汇报,直到注册企业的融资准备资产超过2.5亿澳元。

该法案的目的是帮助APRA搜集有关澳大利亚负债水平的数据。它向澳大利亚储备银行提供制订金融政策的所需信息,并帮助澳大利亚统计局发布有关澳大利亚负债情况的准确信息,确保市场的透明度,为投资者提供便利。

自2018年年初以来,根据1966年《银行法》(Cth)规定,APRA有权对依据2001年《金融部门(数据收集)法》(Cth)注册的金融公司实施审慎标准。迄今为止,APRA尚未行使这一权力,并且其主席表示目前不打算行使这一权力。

反洗钱与反恐融资法案2006年

提供信贷或金融服务的企业几乎肯定提供《反洗钱与反恐融资法案》(2006)(Cth)(AML/CTF法案)所称的“指定服务”。AML/CTF法案的引进,是为了满足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设立的澳大利亚国际协定义务。其更广泛的目标包括侦查、阻止和中断洗钱或恐怖主义融资(ML/TF)的活动以及其他严重的金融犯罪。

如果企业提供AML/CTF法案所称的“指定服务”,它将被视为“汇报单位”,并成为AUSTRAC的监管对象。这会带来一系列后果,包括报告单位必须:

在AUSTRAC注册或登记;

 

  • 参照客户资料、受金融服务影响的法域和具体的产品/渠道风险等事项,对其业务进行洗钱或恐怖主义融资(ML/TF)风险评估;
  • 建立、维护和遵守一项有效的AML/CTF计划,该计划由董事会批准和监督,旨在通过参考一系列规定事项识别、减轻和管理这些洗钱或恐怖主义融资(ML/TF)风险;和
  • 遵守有关各项义务,包括:
    • 初始客户识别和验证;
    • 监督交易,以检测可能被提示为洗钱或恐怖主义融资(ML/TF)的异常活动或其它金融犯罪;
    • 向AUSTRAC汇报特定事项(包括某些可疑活动、临界现金和电子交易、国际转账),和年度合规报告;及
    • 附加的与客户、员工和某些第三方相关的尽职调查

AUSTRAC是一家执行立法的积极监管机构。目前立法规定,就每一起违反法律的行为处以民事罚款2100万澳元。

金融交易报告法

《金融交易报告法》1988年(Cth)与AML/CTF法案并列执行,对现金交易者施加一系列义务,包括向AUSTRAC汇报可疑交易、1万澳元或等值外币以上的现金交易,以及国际转账指令等义务。这里的现金交易者定义很宽泛,不仅限于实际上以通货交易的各方。例如,任何AFSL持有人都是现金交易者。它还要求对账户签字人的身份进行核实,禁止以假名开设或运作账户。

6.4 消费者信贷规定

一般来说,在向澳大利亚普通居民的个人提供下列信贷业务时,必须有一份澳大利亚的信用证:

  1. 个人国内或家庭信息;或
  2. 居民房地产的投资或改善。

这类信贷受到《国家信贷法案》(包含在《国家消费者信贷保护法案》2009年(Cth)(NCC)内)的约束,信贷提供者:

  1. 必须履行相关贷款义务;及
  2. 受制于监管部门澳大利亚证券与投资委员会(ASIC)的一系列政策期待。

根据NCC规定,有关贷款与证券文件的形式和内容,并在必须做出法定披露和通知方面,有相当高的规范化要求。NCC规定了贷款执行的具体机制,债务人要求对合同变更的处理程序,对可能确定为“不公正”的安排规定了免责条款,对于已批准的外部争议解决方案(对信贷提供者有约束力的决策具有司法管辖权)规定了争议解决程序。目前,已批准的外部争议解决方案是金融监察员服务和信贷与保险监察员,但政策制定者正在提议合并上述解决程序。

本章内容于2019年3月1日更新有效。

Last updated: 01/03/2019

Key contacts

Andrew Booth
澳大利亚金融业务部负责人
+61 3 9288 1269
墨尔本
Tony Coburn
顾问
+61 2 9322 4976
悉尼
Michael Vrisakis
合伙人
+61 2 9322 4411
悉尼
Luke Hastings
区域业务负责人 (争议解决) 澳大利亚
+61 2 9225 5903
悉尼
Bryony Adams
合伙人
+61 2 9225 5288
悉尼
Andrew Eastwood
合伙人
+61 2 9225 5442
悉尼
Juliana Warner
管理合伙人
+61 2 9225 5509
悉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