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4

自由贸易协定、反腐、禁令和出口管制

自由贸易协定、反腐败、禁令、出口管制、举报法、外国影响和现代奴隶制

在澳大利亚进行商业活动与澳大利亚进行贸易的公司和个人需要将一系列国际关注的法规纳入考量。本章节讨论了其中一些核心国际考量,包括反腐败和贿赂法的影响(包括虚假作帐行为), 澳大利亚与其他国家或国家集团签订的自由贸易协定的影响,进口/出口管制和禁令机制下对交易的限制以及旨在提供澳大利亚外国影响透明度的法律效力。

24.1 反腐败

在澳大利亚进行商业活动的公司和个人需要注意反腐败法的四个主要种类:

  • 禁止贿赂澳大利亚官员
  • 禁止澳大利亚公司或澳大利亚的个人贿赂外国政府官员
  • 禁止伪造会计文件;以及
  • 禁止私人贿赂

禁止贿赂澳大利亚官员

澳大利亚刑事法令禁止个人或公司以影响联邦公职官员行使公务人员职责为目的,向其他个人非法提供、给予或承诺利益(或导致其发生)。

针对此类条款需要注意的几个关键点如下:

  • 贿赂或腐败利益的定义是宽泛的-它的定义扩展到任何的利益或好处,包括款待、礼物、旅游以及优惠待遇;
  • 要约或承诺某种利益就已经构成贿赂-不需要实际提供利益;该贿赂也不需要对政府官员产生实际影响-试图产生影响就已经构成贿赂;
  • 贿赂或腐败利益可能通过中介而不是直接提供、承诺或给予;
  • 本条中没有“疏通费”抗辩;以及
  • 相关的公职官员包括国会议员,司法官员,公务人员,国防人员,联邦警署人员,联邦当局官员,合同制聘任的联邦官员和雇员。

违反此类条款会有非常严重的后果,包括:

  • 重大处罚:
    • 对于公司:最高达2100万澳元的罚金,三倍于直接或间接利益所得,或(如果法院无法估算利益价值)犯罪发生前12个月内公司的年营业额的10%,及
    • 对于个人:最高达10年的监禁以及/或210万澳元的罚金;
  • 可能因《犯罪所得法案》受到处罚,例如支付与犯罪所得利益等同金额的罚金。
  • 名誉损害,以及因被刑事调查和起诉产生的费用和负担。

公司可能对贿赂行为负责,例如,公司的高级经理参与了相关行为,或明示、默认、暗示授权或允许该犯罪行为的发生-尽管在此情形中有尽职调查抗辩。公司也应对未能创造和保持一个需要遵守相关法规的企业文化承担责任。

相似地,澳大利亚州与地区立法禁止试图对州与地区官员施加影响,使其滥用职权的行为。

 

禁止贿赂外国官员

澳大利亚刑事法案也禁止个人或公司非法向外国公职官员提供、给予利益,试图施加影响,以获取或得到非法的商业机会或商业利益。

该犯罪行为指的是在澳大利亚全境或部分地区进行的行为 (其中可能包括向澳大利亚拨打、发送信息或从澳大利亚拨打、发送信息),以及澳大利亚公民或居民、澳大利亚公司在澳大利亚境外进行的行为。

上文中提到的澳大利亚公职官员犯罪行为中的关键点也适用于外国贿赂犯罪行为,除了:

  • 本条中有“疏通费”抗辩;以及
  • 外国公职官员的定义包括外国政府机关或机构的雇员、合同工或官员,外国军队或警察部队人员,或行政、司法、立法人员。

澳大利亚政府正在考虑对外国贿赂犯罪进行重大改革。主要的核心提议包括设置一个新的罪名-放任贿赂外国公职官员罪,以及设置一个新的公司犯罪罪名-未能防止外国贿赂罪。 该类改革的实施能够增加在澳大利亚运营的公司的合规风险。

外国贿赂的处罚与澳大利亚公职官员犯罪相同,包括犯罪所得法案项下的潜在处罚措施。

伪造账目犯罪

澳大利亚刑事法案也规定了为掩饰隐瞒非法所得/所给予,故意或间接故意伪造账目的罪名。

该类罪名主要是针对外国贿赂的,但宽泛的起草意味着他们可能在此文本之外被援引。因为该罪名所要求的证据门槛比较低,比起构成上文中提到的贿赂罪,更加容易构成伪造账目罪 。

伪造账目罪同时适用于澳大利亚境内与境外。但是,如果该行为完全发生在澳大利亚以外的地区,且行为人不是澳大利亚公民、居民或澳大利亚公司,那么需要经首席检察官同意才能起诉。

该类罪名也有重大处罚。对于国际犯罪,其刑罚与澳大利亚公职官员犯罪和外国贿赂犯罪相同。对于间接故意犯罪, 其刑罚是国际犯罪刑罚的一半。

禁止“私人”贿赂

从广义上说,每个澳大利亚州和地区都禁止以下行为:

  • 代理人非法接受或索取利益,该利益是与被代理人业务相关的作为或不作为的奖励或回报;以及
  • 向某代理人非法给予或提供利益,试图影响被代理人业务的行为。

贿赂和腐败犯罪的处罚在不同州和地区立法下有所不同。

许多州和地区也有依托在私人贿赂指控下的,伪造账目类的犯罪。

史密夫斐尔律师事务所的反腐败实践

史密夫斐尔律师事务所为客户提供关于反腐败和贿赂问题的专业意见,包括提供如何减轻此类风险的实际建议。我们与我们的客户一起合作,进行内部调查,并代表客户应对澳大利亚和国际监管机构的调查和执行程序。我们也理解潜在的声誉和相关风险。我们和我们的客户在管理公共关系、股东沟通、保险事项、就业事项和潜在的民事诉讼上进行合作。

24.2 自由贸易协定

自由贸易协定是国家之间签订的条约,通过减少贸易壁垒,促进贸易和投资,从而促进经济一体化。 自由贸易协定可以由两个国家签订或在包含多地区的国家集团之间签订。

最近几年,澳大利亚强有力地推进自由贸易协定。澳大利亚政府的政策目标是最大化自由贸易协定带给澳大利亚的经济利益。根据政府的说法,该利益包括:

  • 自由的贸易流动,以及与澳大利亚贸易伙伴更紧密的联系;
  • 通过允许国内企业获得更廉价的投入、引进新技术、促进竞争和创新,提高了澳大利亚的生产率和更高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以及
  • 增强了澳大利亚在合作伙伴市场上的出口竞争力,以及澳大利亚作为投资目的地的吸引力。

澳大利亚与其他单独的国家或国家集团分别签订了11个自由贸易协定。这些国家和集团包括新西兰、新加坡。东南亚国家联盟(东盟)、美国、泰国、智利、马来西亚、韩国、日本和中国,以及最近签署了《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协定”)的11个太平洋国家

协定于2018年12月30日生效。协定是独立的,其中引用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的条款(已签署但尚未生效),虽然其中包括有限的暂停条款。特朗普总统于2017年初将美国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中撤出后,协定处于调停状态,暂停的条款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美国所偏爱但其他政党反对的条款。值得注意的是,协定保留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的原始市场准入一揽子计划。

一系列的自由贸易协定仍在进行磋商,包括澳大利亚-海湾合作委员会(GCC)自由贸易协定,澳大利亚-印度全面经济合作协定、环保产品谈判、太平洋联盟自由贸易协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服务贸易协定以及澳大利亚-欧盟自由贸易协定。

此外,澳大利亚最近在2018年签署了几项自由贸易协定,但尚未生效,包括印尼-澳大利亚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秘鲁-澳大利亚自由贸易协定、澳大利亚-香港自由贸易协定,以及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八个太平洋岛国之间签订的太平洋地区更紧密经济关系协议。

作为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成员国,澳大利亚在其自由贸易协定中维护合法的贸易秩序,以确保该秩序能够支撑国际贸易机制。根据世界贸易组织规则,自由贸易协定必须消除与其他成员国之间的关税和对商品‘实质贸易’的限制,并从实质上消除成员国对服务供应商的一切歧视(帮助增加服务贸易)。

最近一直备受关注和争议的一个领域是自由贸易协定中包含的投资者国家争端解决机制。该机制允许外国投资者向违反条约保护(例如投资被没收)的政府直接提起诉讼。将该类机制列入(自由贸易协定)的目的是为了增强投资者的信心,从而增加在东道国的投资。但批评人士称,该保护措施使外国投资者处于比国内投资者更加有利的地位,并可能妨碍合法的政府监管。

24.3 出口管制

一般规定 

澳大利亚对出口的限制相当小。大多数出口货物和服务只要它们在开具发票或收到付款的规定时间内出口,就不需要支付货物和服务税。

国防出口管制

澳大利亚政府坚持国防、战略物资和技术的出口管制政策(包括军用项目和可以同时用在军用项目和武器系统中的两用项目),以确保其出口符合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和国际义务(包括制裁机制)。进口管制在相关立法框架下实施,包括《2012年国防贸易管制法案》和《1901年海关法》。

澳大利亚的出口管制机制在不断发展,以适应澳大利亚战略环境的变化。因此,在澳大利亚经商的外国人员和机构应当定期审阅澳大利亚的国防出口政策和程序,并在开展可能涉及国防、战略物资和技术出口的商业活动之前寻求独立的法律建议。

24.4 进口管制

一般规定

进口由澳大利亚的一系列法规规定,包括《1901年海关法》。对于澳大利亚的货物进口,一般不需要进口商拥有进口许可证。但取决于货物的性质而非价值,进口商可能需要特定进口物品的许可证,以便办理进口清关手续。

《1956年海关(禁止进口)法规》下,进口特定的货物可能被禁止或受到限制,其中包括枪支和武器的进口。对于其中一些货物,在进口前需要获得许可证。

关税和税费

在大多数情况下,进口货物需要根据其价值支付《1995年海关关税法案》所规定的海关关税以及联邦税费。应付税款的税率取决于货物的关税种类。

但是,货物可以通过自由贸易协定或基于关税减让方案免税进口。其中一个方案是1992年设立的关税减让方案(TCS)。关税减让方案下的减让适用于关税减让令(TCO)所涵盖的进口货物。一般来说,只有不在澳大利亚生产的可替代产品才可被赋予关税减让。

反倾销

倾销是指出口商以低于货物‘正常价值’的价格向澳大利亚出口货物,该正常价值通常是出口国的国内商品价格。补贴是指进口货物在出口国政府的资助中受益。

由于澳大利亚法律不禁止倾销和补贴,由反倾销委员会管理的澳大利亚反倾销和反补贴(反补助)机制,可能会采取反倾销措施 (包括从价税、固定关税、地价、固定和可变关税的组合)或征收抵消相关补贴的反补贴税。

澳大利亚工业界的成员可以向反倾销委员会提出申请,要求对已经造成或可能造成实质性损害的倾销或补助进行调查。部长根据反倾销委员会的建议决定是否对其征收特殊关税。

 

24.5 制裁机制

联合国安理会的制裁和澳大利亚自主制裁依据澳大利亚制裁法实施。

联合国宪章第41条允许联合国安理会对危害国际和平与安全的威胁施加制裁。作为联合国的成员国,澳大利亚有义务执行联合国安理会在其国内的制裁。制裁根据《1945年联合国宪章法》颁布的新规定实施。外交和贸易部(DFAT)负责执行使联合国安理会制裁决议生效的立法,包括对恐怖分子财产的冻结。

澳大利亚还对特定国家和个人的某些交易采取制裁措施,以达到其外交政策的目标。自主制裁根据澳大利亚2011年自主制裁法以及其他相关法规实施。DFAT 还负责执行该类制裁措施。澳大利亚自主制裁机制可能会对联合国安理会制裁机制进行补充,或与其分立。

每个制裁机制下的制裁措施都有所不同,一般可能禁止以下行为:

  • 对‘受制裁的出口货物’进行‘受制裁供应’;
  • 对‘受制裁的进口货物’进行‘受制裁进口’
  • 提供‘受制裁的服务’;
  • 参与某‘受制裁的商业活动’;
  • 与‘指定的个人或机构’进行交易;
  • 使用或处理某‘受控制财产’;或
  • ‘指定人’或‘被申报人’在澳大利亚的入境或过境。
  • 外国司法管辖区(如欧盟和美国)实施的制裁制度,也可能影响在澳大利亚开展业务的外国人和实体的交易。当这些司法管辖区的国民或这些司法管辖区的国民全资拥有的实体参与澳大利亚的交易时,这种制度可能会激活。
  • 国际和澳大利亚的制裁制度都经常发生变化,需要就差异进行协商。最近在2018年5月,美国退出联合综合行动计划(“行动计划”);联合国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认可的一项协议承诺伊朗分阶段制裁以换取核改革。此后,美国已采取措施,重新实施美国根据行动计划取消或放弃的制裁。鉴于外交和贸易部已经表明澳大利亚的联合国安理会和自治制裁制度没有任何改变,澳大利亚企业应就上述制裁制度对其业务活动的影响寻求法律建议。

关于实施自治和联合国安理会在澳大利亚制裁的信息 ,以及对“指定人员或实体”登记册的增补可参见DFAT的网站。

在澳大利亚开展业务的外国人员和机构应熟悉澳大利亚的制裁机制,并在开展可能受到制裁机制影响的商业活动之前寻求独立的法律意见。

24.6 举报法

澳大利亚最近更新了有关私人举报的法律。 2018年“财政法修正案(加强举报人保护)法案”(“举报人法案”)将:

  • 将有关私人举报的现行法律纳入“2001年公司法”(Cth);
  • 加强对举报人的现有保护;及
  • 要求公共和大型私有公司制定举报人政策。

新法律将于2019年7月1日开始实施。现行法律在该日期之前将继续适用。

现行法律和新法律都包含对举报人的保护,禁止对举报人进行报复或披露举报人的机密信息。根据新法律,不遵守上述保护规定的将受到严重处罚。两者都是“2001年公司法”(Cth)项下的民事处罚条款,因此都可能导致民事处罚。两者也都是刑事犯罪,可能导致罚款或监禁。举报人遭到报复的,也可以寻求赔偿。

从2019年7月1日起,上述保护规定将适用于下列作为举报人报告的“受保护的披露”:

  • 由符合条件的举报人(包括公司高级职员、员工、供应商和员工,或其中任何人的亲属或受抚养人)做出;
  • 对符合条件的接受人(包括ASIC、APRA,或与公司有关的高级管理人员、审计师、公司精算师或公司授权接受披露的人员)做出;及
  • 报告涉及特定的犯罪,或举报人有合理理由怀疑该信息涉及与公司有关的不当行为或不正当的事态或情况(某些与工作有关的投诉除外)。

公司需要制定流程和程序,以确保与保密和无报复保护规定相一致,使受保护的披露得以识别、转交高层、评估、调查并采取行动和报告。

从2020年1月1日起,公共和大型私有公司也必须制定举报人政策,列明某些事项,例如可以向谁提供受保护的披露。不遵守该项要求将构成刑事犯罪。同样,“公司治理原则和建议”第四版建议上市公司制定举报政策,并建议其中规定某些(不同的)主题。这次版本将于2020年1月1日或之后开始,对上市公司的第一个完整财政年度生效。

24.7 外国影响透明度计划

澳大利亚最近实施了一系列措施,旨在打击在澳大利亚的间谍、外国干涉和隐蔽影响的威胁。其中一项措施是2018年12月10日开始的“2018年外国影响透明度计划法”(Cth)(“计划”)。

该计划旨在提高外国对澳大利亚政治和政府进程影响程度的可见度。该计划对代表外国负责人承担或同意从事某些(主要是政治)活动的人员规定了登记和其他义务。

该计划涵盖的活动包括:澳大利亚的议会和一般政治游说、通讯和支付活动,以及前澳大利亚内阁部长和某些其他高级官员的活动。活动是否可注册将取决于相关外国负责人的类型、开展的活动,以及在某些情况下,该活动的目的是否是政治或政府的影响。

豁免包括多种情况,包括外交活动、行业代表机构、注册慈善机构和工会。豁免是有限的,仅适用于商业或商业活动。

重点包括:

  • 外国负责人的定义范围较为广泛,不仅包括外国政府和外国政治组织,还包括以某些规定方式与外国政府或外国政治组织有关的实体;
  • 如果需要注册,则必须向澳大利亚政府提供某些信息,该信息可以在公开的透明度登记簿上公布;及
  • 注册人需要遵守一系列持续的报告、披露和记录保存要求。在澳大利亚投票期间,报告要求也有所提高。

该计划规定,因未能根据该计划注册、未能履行该计划的义务、向该部门提供虚假或误导性信息,以及销毁记录以避免或破坏该计划的目标的,将构成刑事犯罪。

在进行该计划所涵盖的任何活动之前,企业(尤其是包含外国政府所有权的企业)应熟悉该计划,并就其应用和要求寻求独立的法律意见。

24.8 现代奴隶制

合并收入为1亿澳元或以上的澳大利亚实体和在澳大利亚开展业务的实体,现在需要对报告实体为解决其运营和供应链中的现代奴隶制风险而采取的行动进行汇报。该制度的目的是减少在澳大利亚市场提供商品或服务时发生现代奴隶制做法的可能性。

“现代奴隶制”是指构成下列情况的行为:

  • 根据澳大利亚现行刑法的与奴隶制有关的某些罪行,包括奴隶制、奴役、强迫劳动和强迫婚姻;或
  • 特定国际公约所界定的童工或人口贩运。

根据2018年现代奴隶制法案(Cth),报告实体必须每年公布一份现代奴隶制声明。 第一份声明必须在实体2019/2020财政年度完成后的6个月内公布。

现代奴隶制声明必须描述:

  • 报告实体的结构、运营和供应链;
  • 报告实体的运营和供应链中现代奴役做法的风险;
  • 报告实体为评估和解决这些风险而采取的行动,包括尽职调查和补救流程;及
  • 报告实体如何评估上述行动的有效性。

在出版时,未做出现代奴隶制声明的,不受处罚。但是,部长可以要求报告实体解释为什么它不符合其报告要求,并/或需要采取补救措施。如果报告实体未提供解释或未能采取补救措施,部长可以公布该实体的身份,以及该实体未能遵守其报告义务的详细信息。

新南威尔士州还引入了现代奴隶制立法,其中包括报告义务。其目的是,根据英联邦制度报告的公司应满足新南威尔士州法律的要求(尽管两种法律之间的关系还需正式化)。各实体应考虑其应根据英联邦制度还是新南威尔士州法律承担义务。

 

本章内容于2019年3月1日更新有效。

Last updated: 01/03/2019

Key contacts

Jacqueline Wootton
合伙人
+61 7 3258 6569
布里斯班
Leon Chung
合伙人
+61 2 9225 5716
悉尼
Elizabeth Macknay
悉尼
+61 8 9211 7806
珀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