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2

竞争原则

澳大利亚联邦的《2010年竞争与消费者法》(Cth)(CCA)调整在澳大利亚的竞争关系。该法禁止一系列的反竞争行为,限制并购活动,并规制《澳洲消费者法》下的公司与消费者之间的交易。

《2010年竞争与消费者法》规定了未被立法禁止的法律准许行为(例如,合并、转售价格维持、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卡特尔行为及独占交易)的授权及通知程序。最近,对澳大利亚的竞争关系的重大改革开始实施。新法引进包括禁止协同行为、减少对禁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竞争标准的内容。

违反《2010年竞争与消费者法》会受到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的重大处罚。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负责实施《2010年竞争与消费者法》,并越来越多地负责追究公司和个人有关实施卡特尔行为的刑事责任。在2018年5月,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成功地向联邦最高法院起诉Yazaki公司,该公司因卡特尔行为被责令支付4600万美元的罚款,这是目前根据《2010年竞争与消费者法》所处理的最高处罚。此外,在2018年,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提起了两起卡特尔刑事诉讼,其中包括作为共同被告的个人,这在澳大利亚尚属首例。

2018年,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的优先执法重点已包括误导和欺骗行为(特别是在消费者担保的虚假陈述方面),反竞争行为、产品安全及影响小型企业和特许经营企业的不公平合同条款,特别强调在金融服务和能源领域以及线上市场发生的违反行为。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也在推动加大对违反《2010年竞争与消费者法》行为的处罚程度,并积极增加针对卡特尔行为进行刑事指控的案件数量。截至2019年2月,法院审理了三起卡特尔刑事案件。

 

12.1 《2010年竞争与消费者法》下的禁止行为

根据《2010年竞争与消费者法》的第四部分规定,某些行为是被绝对禁止的(即,不论对竞争的影响),而其他行为仅在以下情况下是被禁止的:其在任何市场上具有实质减少竞争的目的、引起或可能引起实质减少竞争的影响;或其涉及滥用重大市场支配地位。

绝对禁止

具有实质减少竞争的目的、引起或可能引起实质减少竞争的影响的禁止行为

​卡特尔行为——指任何竞争者(或潜在竞争者)之间的合同、安排或谅解,有以下行为:

  • 有固定或影响价格的目的或影响;或
  • 有为限制生产、产量或对客户的供应;通过分配客户、供应商或区域进行市场共享或分割;或操纵投标之目的。

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具有重大市场支配地位的公司,在以下方面,从事具有实质减少竞争的目的、引起或可能引起实质减少竞争的影响的禁止行为:

  • 市场;
  • 该公司提供商品或服务的任何其他市场;或
  • 该公司获取商品或服务的任何其他市场。

转售价格维持——指定低于客户将不再供应或客户商品或服务再供应广告价格的最低价格。

一致行为——减少不确定性竞争的两人或多人之间的协作。

 

独占交易——对客户或供应商自由选择与何人、何处或何种条件下开展业务设置限制。

 

并购——收购股份或资产。

12.2 授权行为及合并许可

《2010年竞争与消费者法》准许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豁免违反该法的行为。公司可基于公共利益向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申请反竞争行为(包括卡特尔行为及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授权;或公司可向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提出关于独占交易、转售价格维持或集体谈判安排的通知。

就一项引起竞争法问题的并购,公司也可寻求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就合并的许可或授权。许可将要求交易主体使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相信拟并购不会实质减少竞争。授权在该并购将导致公共利益大于任何危害(包括竞争损害)

的情况下是可以被授予的。尚未有强制性要求在交易交割前通知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但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的合并指南鼓励交易方在合并方产品为替代或互补品和合并后的公司将在相关市场中占有大于20%的合并后的市场股份的情况下,通知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

12.3 处罚

罚款适用于违反所有《2010年竞争与消费者法》的第四部分规定的行为。每项违反行为的最高罚金如下:

 

公司

个人

民事罚款    

最高达:

  • 1000万澳元;
  • 行为或不行为所获利数额的三倍;或
  • 如法院不能认定获利价值,为澳大利亚企业集团在前12个月年营业额的10%。

500,000澳元

刑事处罚(针对卡特尔行为)

等同于民事罚款数额

多达10年

监禁和/或罚款最高为420,000澳元

公司不得赔偿高级职员应支付的罚款或支付该高级职员因被发现其负有该责任应诉而产生的诉讼费。

此外,就引入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或关于涉刑事的卡特尔、联邦检察长),法院可在法院认为合适的期限内取消已实施反竞争行为的个人管理公司的资格。其他非罚金处罚包括社区服务令和公共警告令。

12.4 《2010年竞争与消费者法》的其他规定

《2010年竞争与消费者法》有特定章节规定:

  • 有权使用电信服务(有权使用电信设施依据《1997年电信法案(联邦法)》附件1的规定);
  • 有权使用不能由第三方在经济上再生的重要基础设施服务——如电气输配服务、铁路、机场、港口及其他有自然垄断特征的服务;
  • 电信市场领域的反竞争行为;
  • 国际班轮货物运输规定;
  • 价格监测;及
  • 商业、消费者保护和产品安全的不公平交易(现规定于《澳洲消费者法》及《2010年竞争与消费者法》的附件2)。关于《澳洲消费者法》的详情请见本指南第15章“消费者保护与产品责任”。

12.5 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

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负责管理《2010年竞争与消费者法》。该委员会在其他广泛的产业立法下具有其他一些与竞争相关的职能。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同时也是具有广泛的自由裁量权及很高声望的有力监管者。

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的职能,大致包括以下:

  • 执行《2010年竞争与消费者法》对反竞争行为、消费者保护及的规定。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有广泛的调查权,包括强制公司提供有关调查信息和文件的权力,调查已在法庭上宣誓的个人的权力。但是,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不能对违反《2010年竞争与消费者法》本身的行为进行违法调查并作出处罚,而是必须向澳大利亚联邦法院申请,但该情形的例外是,某些有关消费者保护规定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有权出具侵权和实体通知、禁止令及公共警告。根据《2010年竞争与消费者法》私人能够采取私人行动(而非寻求与反竞争合并有关的禁令),这对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执行《2010年竞争与消费者法》的职能进行了补充。
  • 评估可能有实质减少竞争影响的并购。虽然没有强制的并购申报要求,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将经常对引起其注意的并购,甚至合并主体未曾向该委员会申请许可的并购进行调查。合并主体可向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申请通过其非正式的许可程序或包括基于公共利益寻求授权的选择在内的正式程序评估并购且可向澳大利亚竞争法庭上诉。
  • 在一般和特定电信准入制度下,与授予在上游和下游市场竞争的公司进入重要基础设施提供的服务项目(例如,电信、电气输配服务及铁路)的条款和条件有关的各种监管职责;和
  • 价格监测包括报价、物价监督和询价。

各类州级监管主体负有州级准入制度的管理及其他特定产业规管的职责。

本章内容于2019年3月1日更新有效。

 

Last updated: 01/03/2019

Key contacts

Patrick Gay
合伙人
+61 2 9322 4378
悉尼
Matthew Bull
合伙人
+61 3 9288 1582
墨尔本